window.onload=function(){ publicInit(3); textReadNum(300331,1); loadPageStatic(1,1,1,300331); $('.topNav p').html(hrefPath(2,22,3)); }

首页

孤独的伊甸园

2017-12-07 14:13:03   作者:王云裳      来源:美术报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奥拉纳的主体建筑

 

  驾车从波基浦西出发,途径海德帕克和瑞贝克两市,来到奥拉纳,这座坐落在哈德逊河谷边的小型博物馆,是美国哈德逊画派的领军人物弗雷德里克·丘奇的寓所。在来纽约之前,我对奥拉纳其实是并不了解的,甚至因为行程的紧凑差点放弃了这座小小的私人博物馆。说实话,在纽约各种大大小小的美术馆、博物馆当中,奥拉纳实在是不起眼。但是当我踏入这座庄园,我才意识到奥拉纳可能代表的不仅仅是一座私人的博物馆,它代表的是一种19世纪后期美国佬的理想人生。

 

  奥拉纳是丘奇自己设计的独立庄园,与其说这是他的寓所,倒不如说这是他一生最成功的艺术作品。整座庄园的建设耗费了他毕生的精力,在残酷的艺术市场面前,艺术潮流像洪水般一波波涌现,艺术的更新换代太快了,哈德逊画派也逐渐被后来的艺术流派所取代。

 

  如丘奇所说:“比起在画室里鼓捣画布,自己以这种方式能创造更多更美的风景”。的确,奥拉纳的建造是明智的,他留给后人的不仅仅是一两幅作品。庄园的主体建筑充满了异域风情,在砖红色的建筑周围,各种绿树掩映、草地碧绿、整齐。丘奇把整座山丘都规划为自己的花园,种满各种植物,开满鲜花,农场里有各种蔬菜、果树,还有自己特制的蜂蜜。午后阳光照下来,草地上、树林间、砖红色的庄园、远处的哈德逊河整个都罩了一层金色,就像丘奇画中的景色一样,像是美丽的伊甸园。站在奥拉纳楼顶的阳台上,一眼望去,是哈德逊河静静的河面,其间有零零散散的船只,白色的帆,河对岸就是他的老师——哈德逊画派的创始人科尔的寓所,师徒二人隔河相望,共同描绘着美丽的哈德逊河,我想这是怎样逍遥自在的人生啊!

 

  走入奥拉纳的内部,这个功能俱全的别墅里全是丘奇与夫人环游世界之后带回的宝贝,丘奇偏爱东方主义的风格,尤其是中国,他有一个终生未完成的梦想:到中国旅行。由于没到过中国,便更加向往中国的家居物件,所以家中使用的餐具、茶具、桌椅都是中国货,青花瓷的花瓶静静摆在桌子上,瓶里插着花,宁静而美好。在客厅的旁边是女主人的画室,丘奇与妻子在平日间一起画画、散步、喝茶、会友、旅行,十分恩爱。他们有专门的会客厅、客房。丘奇一家十分好客,客房摆设跟主人房间一样,高雅而别致,卧床、沙发都充满东方主义色彩。客厅有小型的舞台,有钢琴,宾客相聚在此,弹琴、唱歌、读诗、论画,热闹、自在。整个房间布满各种作品,有丘奇的作品,也有同时期的其它画家的作品,露台外的美景与室内画作上的美景相呼应,室内美妙的琴声与室外的鸟鸣声相融合,宾客欢声笑语,我想这大概就是我能想象到的丘奇最伟大的艺术作品吧,奥拉纳的黄金时刻。只可惜这种生活止步于女主人的离世,丘奇深爱的妻子在其46岁时离开人世,此后整整30年的时间(丘奇76岁离世),没有再娶。他的人生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美丽、热闹的奥拉纳一时间安静下来,丘奇不愿再接见客人,他把自己藏在奥拉纳无尽的思念之中,在这个占地250英亩的大庄园里,我能想象得到,孤独终老的滋味。

 

  正如张爱玲所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在奥拉纳绝美的景色之中,我们所认为的理想人生、宛如伊甸园般华美、辉煌的庄园中,无数观众叹为观止,充满羡慕和赞美,但是,在这背后,是否还有人在意,男主人那长达30年的孤独与痛苦。再次回望奥拉纳,那砖红色的露台上,我看到的除了美景,还有人生的无常与孤独。我想这就是奥拉纳的魅力吧,它占尽风光,却也有遗憾。他是人们心中的完美庄园,却也饱含痛苦。他是哈德逊画派的源头之地,却也记载了哈德逊画家看似完美而悲情的一生。也正是因为这些,奥拉纳才是独特的,也是其它博物馆所不能比拟的。在此也祝福丘奇夫妇在另一个世界能继续他们的美好生活,永不分离!


编辑:小萌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