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ow.onload=function(){ publicInit(3); textReadNum(300019,1); loadPageStatic(1,1,1,300019); $('.topNav p').html(hrefPath(2,258,3)); }

首页

浅谈清代家具的识别与鉴赏:风华突变

2017-11-30 15:21:06         来源:新浪收藏   已阅读

  清代家具是在清王朝(公元1644——1911年)统治期间所生产的家具,在此期间使用各种材质和工艺制作的家具都属于清代家具。此外,关外政权制作的家具也属于清代家具。由于目前艺术品收藏市场关于清代家具的定义比较模糊,与“清式家具”、“18——19世纪家具”的概念相混淆,所以有必要科学地加以澄清和诠释。笔者根据多年的史料研究和工作经验应邀撰写本文,做一个浅显的论述。

  清代家具不同于“清式家具”,没有广义、狭义之分。“清式家具”是艺术概念,而清代家具除了艺术概念以外,还包含有深层次的历史文化概念,是一个丰富多彩、博大精深的艺术品收藏、研究和投资门类。清代家具的鉴定以文献史籍、传世和出土的明清实物或冥器、年代款识以及可信的传世绘画作为参考依据,综合器物的造型、纹饰、工艺、材质以及老化程度等因素进行判断。其品种包括大漆髹饰家具、硬木家具、白木罩漆、桐油家具以及用其它材质制作的家具。

  由于明、清两个政权之间政治、经济和民族文化的差异,清初家具与明代家具客观存在着朝代更替的割裂痕迹,特别是上层社会的家具,形制和纹饰的风格变化很大。清代家具是我们研究清代社会生活的宝贵实物资料,而清作明式硬木家具更是中国古代家具艺术的巅峰之作,为世人广泛珍爱和推崇。

  气势恢宏和崇尚髹漆

  明末清初,农民起义和满族入主中原,国变的影响在大漆家具上也有明显的反映。“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在新兴的政治、军事集团的崛起和打击之下,汉族上层社会普遍降低或失去了原有的政治、经济地位,以往在家具装饰图案中常见的“行乐图”、“出行图”明显减少,“高士图”、“山居图”成为主要的题材。家具髹漆亦逐渐由崇尚华丽的朱黑间髹转变为流行纯黑尚素,这也体现出了一种时代的情绪和反思。

  满族原为东北地区半农耕、半渔猎的民族,由于当地气候冬季寒冷、漫长,因而人们的起居生活和社会活动多习惯于室内,其靠窗必设的暖炕更限制了家具的移动空间。固定的室内格局形成了满族人特别注重对称的审美情趣,导致了家具的增多和高型化。这些都是清代家具风格形成的重要因素。

  清军入关之初,大顺军在撤离北京时,焚掠了明朝的皇宫,其中三大殿等中路主要建筑的毁坏尤重,清朝定都北京以后,即加以整修和重建。为了适应满族统治者的生活习尚、审美情趣和政治需要,北京宫殿的室内格局和家具造型深受沈阳故宫的影响。靠窗的暖炕和强调君主权威的宝座设置增多,原明宫里陈设较多的各种床榻则明显减少。清宫家具的高度、体积和重量普遍超过了明代,室内陈设突出营造雄伟庄重与威严震慑的氛围。这些变化不仅影响了北方民间高、中档家具的制作风格,就连南方生产的硬木家具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波及。

  以此同时,清朝的皇室贵族更有意识地制作高柜、长案等硕大的家具,饰以龙凤蟒麟等花纹,显示皇权的至高无上和贵族的神圣权威。到了康、雍、乾三朝盛世,疆域辽阔,四方来朝,强大的国力和财力,使清朝统治者(也包括汉族上层社会)更追求家具的恢弘气派,根据厅堂、书斋和卧室的不同需要量屋设计,很少再移动,故其家具的体积、重量都不断膨胀。

  工艺之简率和生产的低谷

  清代家具大多体积硕大,室内空间显得相对紧张,加之室内陈设讲究对称,功能分类细,必然导致家具摆放拥挤,人们基本看不到家具的侧面。因此,清代家具,特别是清代民间的家具,大多数的侧面逐渐简工减料。这点在漆饰家具上看得尤为清楚,康熙之后,民间多数漆柜的侧面已无图案纹饰,及至乾隆之后,更常涂以粗漆了事。另一方面,清代移动性的座箱、座橱在家具中所占的比重也明显小于明代,大部分的贮物功能由固定性的,更气派更节约空间的高柜特别是顶竖柜所担当。

  清代早期,高档次的漆饰家具在制作工艺上相对于明代较为简率,侧面的图案多由人物纹换之以简工绘制的花卉纹。制作周期短的纯描金银家具流行,除欣赏时尚的转变外,也与大批朝廷新贵置业安家,高档家具一时供不应求有关。在明代后期开始兴起的硬木家具则因为原料匮乏处于发展的低谷,无论是皇宫御苑还是贵族府邸,仍然以制作和使用漆饰家具为主。

  我们不妨通过一个外国人在中国的见闻,来了解清代早期中国家具的生产概况。俄国特使尼古拉在南方的三藩叛乱期间来到中国,并于康熙十五年(公元1676年)六月受到清圣祖玄烨接见。在其所著的《中国漫记》一书中,对漆饰家具进行了高度的评价:“传到我们这里的各种丝绸、瓷器、镶金雕花(按:作者对描金雕填工艺未谙表述)木箱以及漆雕(按:指剔红、剔犀等工艺),都充分显示了他们的聪明才智”,“中国用来为工艺品增添光泽,使之更为精美的漆,是中国特有的工艺材料,就像景泰蓝、瓷器、玳瑁、玉和象牙一样。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这种漆的制作都是绝密家传的,即只许父传子……最贵重的颜色为透红的深咖啡色,颜色越浅,价格越低廉。”

  做为一名受到康熙帝礼遇的外国使节,尼古拉所接触的社会阶层绝对不低,但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家具却只有描金雕填大漆木箱以及因含漆量多少而颜色深浅不一的广漆(按:即大多数白木家具表面所使用的涂料)家具。据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硬木家具在清代早期时存在的生产低谷,本文的下一个章节将重点探讨这个课题。

编辑:小明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