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泉州出土的五盅盘赏析

2017-09-12 16:13:24   作者:吴秋雯      来源:《东方收藏》杂志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五盅盘 ,是南朝、隋唐的流行器之一,因在浅腹平底的盘内环置五个小盅而得名。五盅盘是南方地区特有既用来饮酒又可作为饮茶器具的青瓷器物,为一个青瓷圆盘里放上五个小瓷盅,其造型精美小巧,功能实用。

 

  五盅盘流行于六朝隋唐时期的福建、江西,但1990年在洛阳市机车工厂发掘的东汉晚期壁画墓中, 其中墓东壁所画侍女图, 表现一位侍女“双臂曲肘前伸,双手捧一红色圆形盘作送递状, 盘内放置五个内红外黑的耳杯”。由此可见, 这种由一个圆形托盘与盛放于其上的五只小型容器组成的成套的器物,至迟在东汉晚期即已出现,其使用地域也广及长汇以北之中原地带。所不同的是,到了六朝时期,这种器物在东南地区更流行,形制也有所演变,托盘中的五只耳杯,随着当时的潮流而代之以五只小盅。

 

  福建位于我国东南沿海地区, 气候温和, 四季常青。很早以前, 古人就在这里种植茶树,采茶制茶。而作为福建三大文化中心之一的泉州,早在晋代就有种植茶叶的记载。南朝时,由于南方社会安定,士人的饮茶风气渐盛, 各种饮茶用具也随之出现并增多。

 

  古人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想泡好茶,也必须具备一套适合的器具。明代许次纤《茶疏》中说:“茶滋于水,水藉于器,汤成于火,四者相顾,缺一则废。”人们品茶,不仅讲究茶叶的色、香、味、形和心境、环境等,还要讲究茶具的实用性和艺术性,既可以冲泡出理想的茶汤,又可增强品茶时的文化氛围。所以占人历来很重视茶具。陆羽《茶经》中的第四章“四之器,就是专门讲茶具的,只是他将采茶、制茶的工具称为“具”,而将煮茶、饮茶的工具称之为“器”。本文节所指的茶具就是专指煮茶、饮茶的工具,即《茶经》所称之“器”。茶具就是饮茶的器具,随着饮茶方式的产生而产生,随着饮茶方式的变化而变化。由于茶叶最早是食用的,因此其器具也是采用一般的饮食器具,即使茶叶作为药用的时候,也是很难认定哪些器具是茶具,因此可以说,在早期阶段是没有独立的茶具,只有当茶叶成为真正的饮品之后,才有可能出现专门的茶具。

 

  有人认为魏晋南北朝墓葬中出土的过去一向被当做酒器的五盅盘就是饮茶用的茶壶和茶杯。联系到《三国志·吴书·韦曜传》记载吴主孙皓以茶代酒秘密装在韦曜的酒瓶单的故事,“(孙)皓每飨宴……坐席无能否率以七升为限, 虽不悉人口, 皆浇灌取尽。曜素饮酒不过二升,初见礼异时,常为裁减,或密赐茶荈以当酒。”既然以茶代酒, 应是装在酒壶中,再倒进酒杯里。这里是利用酒具当茶具。所说明鸡首壶和五盅盘也是可以用来饮茶的,也许当时就是茶酒两用的器具。又如《晋书》卷九五:“单道开,敦煌人也。……时夏饮茶苏,一二升而己。”陶潜《搜神后记》:“桓宣武时,有一督将……更能饮复一茗,必一斛二斗乃饱,才减升合,便以为不足。”《洛阳伽蓝记》卷三 “京师士了见肃一饮一斗,号为漏危。”说的是饮茶,但这单的“斛”、“斗”、“升”、“合”和“卮”等,都是当时酒器的容量或名称,因而可以推测六朝时期喝茶的器具开始很可能是借用酒器的。

 

  通过大量的考古发现证明,各地墓葬中, 南朝至唐代的五盅盘也是很多,墓葬中的发现反映出社会上五盅盘的流行,同时小小的五盅盘上的五个小盅也方便聚友饮茶,成为士子饮茶的好选择。

 

  但是, 这种风行于六朝的成套器皿,在当时的文献中并不叫作“五盅盘”,而是称作“五碗盘” 或“五盏盘”。如:《世说新语· 德行》“殷仲堪既为荆州”条云:“殷仲堪既为荆州,值水俭,食常五碗盘,外无余肴。饭粒脱落盘席间,辄拾以瞰之。”唐初史臣修《晋书》,采此事入《殷堪传》,亦作:“仲堪自在荆州,食常五碗盘, 无余肴。”又《宋书· 武三王· 江夏文献王义恭传》云:“高祖为性俭约,诸子食不过五盏盘。”《南齐书· 崔祖思传》对宋高祖刘裕( 武帝) 的尚俭亦有反映,称“宋武节俭过人,张妃房唯唯碧绢蚊畴、三齐落席、五盏盘、桃花米饭。”

 

  泉州的历次考古发掘,在不少南朝隋唐时期的墓葬中也发现了五盅盘。现举几例说明:

 

  永春留安山南朝墓五盅盘:由大盘和盘内五个小盅构成。均为灰白胎,盅通体施青釉,盘内外施青釉,外表不及底。大盘圆唇,沿外卷,敞口,斜腹近折收,实足。口径14厘米、足径7.6厘米、高3.7厘米。小盅圆唇,敞口,弧腹,平底。口径4厘米、底径1.6厘米、高3厘米。

 

  惠安涂寨曾厝隋墓M2五盅盘:侈口,浅盘,折腹。浅假圈足,盘内粘结五只小蛊。蛊为敞口,弧形壁,平底。通体施青釉,稍有剥落。蛊口径3.8厘米、高2厘米,盘口径12.5厘米、底径6厘米、高2.8厘米

 

  永春上元三年唐墓M1五盅盘:圆唇、浅腹、平底。盘内置五盅,盅大小不一。灰红胎,施青釉,外地露胎,呈红褐色。五盅底部用釉水粘在盘心。盘口径16.2厘米、底径7.2厘米、高4.1厘米。

 

  永春上元三年唐墓M2五盅盘:盘敞口、斜腹、小平底。盘内置五盅。灰红胎,釉色脱落。盘口径17厘米、底径6.6厘米、高4.8厘米;盅口径4.6厘米、底径4.2厘米、高1.5—2.2厘米。

 

  安溪后垵乾封二年唐墓五盅盘:微侈口,直腹,平底。盘内均匀放置直径为4厘米的小盅五个。青灰色胎,釉色脱落。盘口径15厘米、底径6厘米、高4厘米。

 

  洛江梧宅贞观二十二年唐墓五盅盘:敞口,浅折腹,内底平微凹,外底平微凹。胎灰质坚,釉呈青绿色,外釉不及底。内底平放五个小酒盅,小盅有手拉痕,盅中央一小旋涡。口径14厘米,底径5.4厘米,高3.5厘米。

 

  晋江内坑唐墓五盅盘:盘身直口内撇平底,内有五个小盅与盘身相敛,施   釉。盘口径15.5厘米,底径7厘米,高4.4厘米。

 

  惠安紫山唐墓五盅盘:侈口,浅盘,折腹,盘内粘结五只小盅。盅大小不一,敛口、弧形壁、平底。通体施青釉,已剥落大部分。盘口径14.5厘米、底径6.2厘米、通高3.5厘米;盅口径3.9—4.8厘米、高1.8—2.1厘米。

 

  五盅盘造型优美、精致,是六朝隋唐时期青瓷器物中不可多得的精品。通过泉州出土的五盅盘,让世人见识到六朝隋唐时期制瓷工匠的制作工艺与六朝隋唐时期士大夫阶层的生活品位。

 

  作者:吴秋雯  泉州市东湖街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业务人员


编辑:小萌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