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张大千《桃花翠鸟》

2017-09-12 15:01:33         来源:新浪收藏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张大千《桃花翠鸟》

 

  款识:布袜青鞋老不休,玉龙弹指涌琼楼。桃花有意忘秦汉,雪羽无心迓阮刘。寻洞口,觅扁舟,天公狡狯助清,山中不少胡麻饭,底事花开即白头。鹧鸪天。丁丑张爰。钤印:张爰

 

  1930年代中期开始至1950年代初期,是张大千工笔花鸟的高峰时期,之后他只画写意的花鸟。张大千画花鸟,开始是从新罗山人、八大、徐渭、陈淳等写意风格入手,经由明代的陈洪绶,上追宋人的工笔花鸟,例如滕昌佑、林椿、宋徽宗等。他曾说:“要画花鸟首先要从勾摹古人名迹入手,把线条练习好,笔墨技法学会”。除了临摹学习,张大千对于翎鸟细致微妙的观察,了然于胸自然下笔有神,令人感叹称道。张大千在北平时,常常和画友于非闇一起去鸟市,观赏各种鸟类。他在四川青城山居时期,常见到山花异鸟,并且自己养鸟以便日常观察或写生。张大千还说:“工笔作花鸟,须形意并重,更要注重神,否则便流于标本画而匠气十足。”一百种鸟有一百种神态,而整体画面的融会贯通更是尤为重要。此幅浑融诗书画三者而俨然明人作品的《桃花翠鸟》,能见出张大千惊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气韵格调,逾越常人,显露大家风韵。

 

  这幅作品由墨竹、粉桃、绿叶、白鸟、山溪、积雪等物意象的穿插组织而成,整个画面构图缜密、意境空阔,笔墨清脱、典雅,犹如古典艺术中节奏感强而优美的旋律。画中鸟儿毛羽胜雪,傲然立于弯曲的桃树枝头,笔墨细致、色彩淡雅,栩栩如生中又平添几分山林的幽远之气,更与画面下端奔流的山溪相呼应,几为全幅点睛之笔,颇富动感而极得生趣。桃花枝干屈涩、花朵粉嫩,桃叶青翠欲滴、乍展还收。叶片以石青敷染,花朵淡粉色,均以纤细精微的笔法勾勒。落于枝干的皑皑白雪看似无心,实则有意,更是将山林的清寒之气表达的淋漓尽致。竹子浓淡相间、墨气淋漓。画家极其巧妙的构图,工写对照、向背安排、虚实掩映,皆独具匠心,不禁令人感叹其想落天外的美妙。

 

  1937年3月,张大千时任第二届全国美展审查委员,并与谢稚柳、黄君璧、方介堪等游雁荡山,此作应为雁荡山归来之时所作。图中孤鸟暗喻了自己艺坛所处地位,而细细品味张大千所落题跋,所谓“桃花有意忘秦汉,雪羽无心迓阮刘”、“花开即白头”定是心有所寄、情有所指。相似内容的题跋曾在张大千的多幅作品上重复出现。(文/徐婵娟)


编辑:小萌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